您好!欢迎访问!
当前位置: 玩家汇娱乐 > 玩家汇平台 > 正文
对话刘佩琦:“老戏骨”是怎样炼成的
发布时间:2017-10-11 浏览次数:

新华社北京10月8日电 题:对话刘佩琦:“老戏骨”是怎样炼成的

史竞男、方沁茗

他是热播剧《那年花开月正圆》里女主人公的养父周老四,把一个“老江湖”演得活灵活现;他是电视剧《白鹿原》中的关中大儒朱先生,将角色刻画得立体丰富;他是电影《龙之战》中的老将冯子材,演出了民族英雄的血性和情怀……今年,已近花甲之年的刘佩琦又为观众带来不少好角色。

从1979年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表演系至今,刘佩琦走上演艺道路已近40年。《无悔追踪》《离开雷锋的日子》《和你在一起》《大宅门》……刘佩琦塑造了众多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被业界评价“浑身是戏”。

日前,他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畅谈演艺生涯,道出了“老戏骨”是怎样炼成的——

用有生命力的细节演出人性

从事表演多年,“演什么像什么”的刘佩琦摸索出一套揣摩、塑造角色的独家技巧。

在饰演《白鹿原》中的朱先生前,刘佩琦除了再次通读原著,还与角色原型牛先生的后人多次见面交流,从而更深刻地理解这位精神领袖式的人物,更好地捕捉人物精髓。

“朱先生虽然颇具学问,但他首先还是一个农民,与其他乡民在形象上没什么两样,重要的是他‘肚子里’与别人不同。”刘佩琦说,朱先生是土地上的文人,既可下田耕作,也能慧眼看世。为了演出“农民本色”,他也跟着体验农活,还把自己晒得很黑。他笑称,肤色为角色增分不少。

刘佩琦也演过不少反派。“反面人物虽然信仰不同,但他还是人,要尽可能地演出他的人性。”在准备《红色娘子军》中的南霸天一角时,他特意自掏腰包在北京潘家园购买了一台德国原装打字机和一个红木按摩棒,作为道具来辅助进入角色。“打字机是南霸天为了考验洪常青到底是不是真正南洋回来的商人,按摩棒则用来为他的母亲按摩。”他说,不要小看这两件道具,能将人物刻画得更加丰满,细微处见真章。

用真诚面对观众

刘佩琦出演的大多是现实主义题材的主旋律作品,他对剧本非常看重。而面对当前一些戏说历史、粗制滥造、跟风雷同的影视作品,他深感痛心,葡京娱乐app